《清明,我们的思念》主题征文比赛获奖作品展

作者:学生发展指导处 来源: 发布时间:2010-04-09 点击数:

 

歌诗渺渺,渺渺歌诗

    一生就唱了这么一支歌,退尽铅华的等你来和,静静地上古书卷,用什么花染,才能画出春风颜色……同盟,铅华。                                                  ——题记
    当岁月在渺渺格式中流淌成了河,许许而过,有一次的度过春夏秋冬,我停止在一幅画卷前,总感觉这春天仿佛多了一抹让人心悸的力量。这是,新柔软的一条,是的,我想到了她一个柔柔弱弱而又百般坚强的她——李清照。
    无论时间上怎么改变我的人,在我心中,他仍是我最为尊敬的此人。哪怕有人说,他不如李杜诗篇光芒万丈,亦不如海子那春暖花开,但是,在我眼里,他是戴望舒雨巷中,有着那丁香花般的惆怅女子,亦不会变化。
    夕阳影里,野草闲花,燕子低飞,寻觅旧家,本是片温馨祥和的场景,又刮来那深切呼唤,易安,你的人生也许真的像那么一首歌诗,由懵懂到青涩,到那十八芳龄,又嫁做人妇,不幸形影单只,终又颠沛流离,混舞九天。你的每一个行板我都用心去读。用情缅怀,假若你真是那歌诗一首,那我只读懂了那句首行。今次,已使我回味无穷,心为之悸动。
    我为你心折,荡漾在各市里的每一颦每一笑仿佛是那个个韵脚,回放着那唱不完的力量。
    歌诗渺渺,渺渺歌诗,荡漾在岁月中的力量,吹散了这世上的种种,却吹不散你的那抹力量。支持清明,我想去缅怀,去掉白,我甚至想去抓住些什么,我想用我的必去写下你的情意,但又是那么深,那么深深的无力之感。
    那白鲜如水,你亦眼似秋水。有多少往日的风静静地吹过,一步步触发的回忆像深海的冰层,一碰就碎了,淌下几滴滚烫的泪,你骗自己没有了牵挂。
    你像那一只荆棘里的花,在故乡细雨中芬芳飘香,无论如何,无论遭遇了什么,你们是疲弱的肩膀,明媚的浅笑。你有种力量让我情不自禁停下了脚步,想去缅怀你。清明,让我为你弹一首序曲,捧古琴慢慢为你弹唱,没有终点。
    岁月在格式中流淌成了河,荡漾,用多少滴水的力量,才会将先阴明基,那人比花黄瘦。 ——后记
 
 
 
雨露清明
 
春光似海,沁人心脾的春天在花香喷鼻醒。春潮涌动,春神的薄翼似乎已扇动了全世界凝滞的灵魂。远远望去,银杏树林已戴上了巍峨的绿色云冠,撑出清凉的华盖,饮着浓氲似地春光,处于微醺状态。
春雨淋漓后的清晨,像是一场无法忘记的樱花细雨,柔弱的花瓣随风飘落在衣袖之上,轻轻的擦过,也轻轻地唤起季节的召唤。
空气里拂之不去的馨香,让人忍不住怀念起这样的季节——清明雨,故人泪,英雄血,利剑魂。似乎每一年都会绽开的他们悄无声息的把这些秘密藏在花蕊之中,无人知晓。是的,也许,无人知晓,那些温柔怀抱里的,是另一个历史的和蔼回忆。
清晨清明,清云暮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总让人忆起那些泛黄的故事,同样藏身于清明泪中的你们,用自己的生命创造出转瞬即逝的地老天荒,守护着我们如玻璃般的幸福。保卫着我们所生活的地方。是英雄魂,黯乡魂道旅思,夜夜除非,你们就这样带着故人的思念,长眠与地下。没有那些刻意描画你们的文字。偶尔有人关心起你们来,却又叫不出名字,但我相信如同太阳的你们,即使在落山之前,也用自己的体温住久了一个个天使。时光流转,清明的最后,也盛着满满的感动,消失在地平线,消失在我们的眼中。曾经看到一篇访谈中,那满头华发的奶奶,眼睛已在流不下泪水,在这警官世家中她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丈夫,儿子,孙子离开。风雨与岁月的共同洗礼下,他已经淡定:“这些死亡是命中注定的,我为他们高兴,在生命最后一刻,同样拥有一个令人骄傲的过程。最悲伤的人,往往无法哭泣。可我却感受到了大地的强调,清明的雨,及时对你们是最好的问候。
CCTV7清明节特别节目中,记录远在西藏边区守护的人民子弟兵运输食粮的过程。只能通过一辆车的通天大道。屹立在千万依山崖,这连当地人都阐之胆怯的道路,只有我们的军人行进。节目的尾声,黑色的屏幕,打着白色的子:当节目组停止录像,一辆汽车因转弯不急而葬身山下,两名十八岁的小伙子就这样离我们而去,据记录,平均两天,便有一人葬送山谷,死亡之路上的拼搏,是烈士的气魄。
你们的离去就像一瓣又一瓣的花朵,花慢慢的旋转,菠萝,粉色,深粉,转而又旦白,逐渐的散开,寂寞的藏入斜阳中,消失在这片无比热忱的土地。
但是明年一过会再次为你们开放的,是这——花满开的雨露清明。
 
 
 
 
缅怀风声
 
长城以北凄寒的风不停地摇动马车上的铜陵,骏马气喘吁吁地吐出寒气,卫队士兵的长戈上冻结了晶莹的霜。他端正地坐在晃动的车里,手中紧紧握着精雕细琢的天子节,任由阵阵寒风涌入车帐,吹挂着他严肃且凝重的脸。
湖南的天空中乌云徐徐滚动着,笼罩着荒芜的漠北和漫天飞舞的枯黄的草叶,似乎是在预示着他将踏上一条不归的路。作为大汗的使臣苏武,这次他要面对的有一个强进的对手——不可一世的单于,他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怎样,只听见沉重的马蹄声和寒风刮出的阵阵凄凉。
事情果不出所料,骄横的单于对他施之不义,球进了他,并逼他投降,出于一个臣子的气节,他以死相拒。而单于做出了一个残忍的决定:令苏武去北海模样,自由带到公羊产奶,才容许回归汉朝。
从此陪伴他的,也许自有凄寒的风声了。在这茫茫的漠北,只有他孤身一人,身着单衣,食不果腹。阴云和暴雪吞噬了他羸弱的身影,没有人想到他,更没有人同情他,唯有喧嚷的风吹拂着一颗孤独的心。他想到了家乡,想到了长安,那年节里的火树银花,清明的纷纷细雨和十五的中秋月圆,热闹的风夹带着人们的欢声笑语传遍每一个巷弄…而这些只是他美好的梦境,渴望,却又不可及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斑白晶莹的,不仅是冻土上零落的残雪,也是他日渐老去的双鬓。他极力地挺起身子,进魔兽中的田志杰,坐看残阳如血。
每一条路都会有尽头。终于,十几年后,大汉和匈奴重复和平,他回家的日子来到了!长安的百姓簇拥在街头,用崇敬和期待的目光望向远方的驿道,终于,他们看到了一个蹒跚的身影徐徐向前,他的衰老的饱经风霜的脸还是那样的严肃和凝重,他的手中,依旧握着残破的天子节。
历史的长河滚滚流失,多少人事曾经存在,而又曾被忘却。我们却因这不平凡的故事永远记住了苏武这个名字,那漠北的风声,阵阵雷动,丝丝凄凉,似乎更是在传递一种信仰,一种使命,注释着一颗臣子的赤诚火热的心。
 
 
录入者:房红 责任编辑:

相关信息

.
  • 没有相关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