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

作者:杨洋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0-01-18 点击数:

    如果说学生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石,那么教师就应是一位具有高明技艺和玲珑慧心的雕刻师。有人曾经说过:“不是我雕刻了伟大的作品,石像原本就在那里,我只是将多余的棱角去掉了。他这种雕刻的过程其实就是用心与石像进行无数次对话的过程,才将心中早已呼之欲出的形象栩栩如生地展现出来。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师之所以桃李满天下,正是无数次用心去交融、会话的过程。”

     在我的学生中有一位非常特殊的学生,叫小伟。他从小生长在台湾,家庭父母离异。六年前他刚入学不久,一堂英语课上,他突然躺在教室地上不肯起来,所有人与他交谈,他就是缄口不言,有时课程都无法进行下去。课后我与他多次谈心,但是每次耗时很久的谈话就好像是我一个人的演讲,他只是静静地听,要是能从他的嘴里发出半个声响,我都会把它当成是一种收获。渐渐地时间过去了五年,他在各个班主任和任课教师的帮助下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与其他同学相比,还是少言寡语,行为异常。
也许是我与他的缘分未尽,我在第六个年头,当上了他的班主任,随之而来的是不可预知的一切……“杨老师,小伟找不到了,怎么办?”,“杨老师,小伟丢了,哪都没有,不会出什么事吧?”“杨老师,你看见小伟了吗?刚才还在,现在怎么没了?”……每当一听到他“消失”的讯息,我就象接到“圣旨”一样,所有的事情必须立刻停止,全程搜索小伟的行踪,从“调查取证”、“证人供词”、“线索追踪”,直至找到其本人,随后将是“马拉松”式的长谈。刚刚解开心结,下一轮的“消失”又开始了。最难忘的一次是在一个深黑的雨夜,刚下第二节晚自习,学生统一吃完晚点回寝室,所有的学生都洗漱完毕,唯独少了一个人,正是小伟。“刚才还在寝室。”辅导教师说道,“转眼怎么就没了?”于是,我和辅导教师分工,她在楼中从六楼到一楼进行“地毯式”搜索,而我到操场上寻找,以防不测。当我推开楼门,眼前一片漆黑的夜,伴着细雨,很难看清室外的动向。我边走边喊,雨滴打在我的脸上,我呼喊的声音只有自己才能感到其中的凄凉。幸好,这时电话响了,辅导教师告诉我人找到了。当我急匆匆地赶回到六楼寝室,小伟正站在床边,床上躺着的是紧张过度,无力言语的辅导教师。小伟哭了,当他看到老师们如此对他,他真的哭了。我没有吼他,只是静静地和他坐了许久,后来我们谈及了他的家庭,他的自卑,他的无助。他脆弱的一面是如此不堪一击。他曾憎恨父母没有管他,只把他丢给了奶奶,他曾为自己尿床而不敢叠被与老师顶撞,他也因为自己来自台湾被同学冷落而流泪。当我详细得知这一切,我真正了解了“消失”的行为背后,不是心灵的泯灭,而是一种幼稚的逃避。于是,我与小伟谈朋友间的情谊,谈师生间的信任,谈生活的公平与不公,谈未来的期许与成长的烦恼。他渐渐对我多了分依赖,行为也有所控制,不仅如此,他还是班级的“维护使者”,经常帮助修理班级的门、小柜、讲桌等物品,为班级做了许多贡献,同时也赢得了许多赞许,慢慢地他不再“消失”了。
可是,当六年级毕业的学生离开校园的这些日子,我好像感受到了小伟的再一次“消失”。但这次是长久的“消失”。每当我在操场上再也看不到他们玩耍捣蛋的身影,我就感受到其实“消失”也是一种牵挂,是一种留念,是一种不舍,是一种幸福。
我一直追求着“教学不仅为了学生学习,还为了主动地学习;不仅为了学生知识的习得,还为了学生精神世界的丰富;不仅为了学生的未来做准备,还为了今天获得最初的幸福人生。”的至高境界。
总之,为师这六年,我走了许多的弯路,留下了许多的遗憾,但庆幸的是我依旧执着,为了心中这份美丽的执着,我必须用一生的经历去发展壮大,因为我所从事的是“以生气唤醒生气,以激情感动激情,以理想鼓舞理想,以人格塑造人格,用生命点燃生命”的崇高事业。
 
个人简介:
本人杨洋,毕业与“沈阳师范大学”经贸英语专业。获得由“美国微软公司全球认证”的“系统工程师”的资格证书。学习企业管理并顺利通过“英语专业八级”测试。现为“中学英语一级教师”职称。有“高级中学教师”资格认证。曾被任命为“东北育才小学部”英语教研组长、教学处干事、六年级班主任、六年级英语备课组长。所著论文和公开课展示多次在国家、省市获奖、并在刊物上发表。
录入者:齐学奎 责任编辑:齐学奎

相关信息

.
  • 没有相关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