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次于天使

作者:王晓彤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0-01-18 点击数:

 题记: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并将你手所造的都派他管理。——《圣经》
这篇文字不关乎上帝,只是记录了我的一位老师。她比天使微小一点,教师的职业赐给她荣耀为冠冕,经营着简单却不平凡的生活。
老赵
  老赵其实不老。论年龄,她是育才中的年轻老师,论资历,她是有着十年以下教学经验的非倚老卖老派。她是我来到育才后的第一任班主任,也是初中三年的惟一一位。三年,足够认清一个人,改变一个人,培养一段感情。
    在育才的最初三年里,日子丰富多彩,简直可以用有滋有味来形容。在那段日子里,除了她,一切的一切都很让我享受。
    我常说,我和老赵是有宿命的。这宿命从我刚刚踏入初中部的大门就开始了。分班当天一场混乱,被一个男老师点名走的是一班的,而剩下的我们就是老赵带领下的二班。当时的喜悦心情溢于言表,望着周围的同学,极其感叹,这就升上初中了,这就上了育才了,这就是二班的人了,这就找到革命组织了!
    刚入学的时候我坐在班里的最后一排,眼神也不好,没有注意到班主任到底是什么样子,而之后的几天里也没有和她有过近距离的接触,我与她,一直处于相安无事的友好氛围内。直到前往军训场的火车上,老赵现出了“原形”。
   我们在开往军训地的火车上一言不发,想到即将前往一个魔鬼训练营,我的心情是不仅仅能用“沉重”来形容的。向四周望望,多数都是如我般潜在着不安定因素,都用眼睛瞄着其他人,伺机寻找机会,寻找聊友。我们见老赵并没有生气的表现,于是都放心了。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我和刚刚混熟的同学有说有笑。我让她帮我唱《大学生自习室曲》,我要摘抄歌词。正抄在兴头上,一片阴影投在了我的纸上,那阴影来自老赵。我猛一抬头,四目相对。
    “呵,热闹啊!”老赵一语惊人,全车厢鸦雀无声。
    “啊?啊……老、老、老师,我……”我一紧张就语塞,还差点直接叫出老赵来。
    “这歌学它有什么意义啊?我收下了。”
    没有辩解的余地,只是我白做功了。
    在锦州的军营里,生活平淡而训练项目异常枯燥。老赵是个要强的人,在别的老师都躲在阴凉下休息时,她总是和我们呆在烈日底下,用一根木棍校正我们的军姿。老赵恨铁不成钢,常常急得亲自给我们做示范,动作很标准,和教官有的一拼。我们呢?一面是老赵,一面是教官,一面是二十几度的高温,一面是饭没吃好觉没睡好,真是四面楚歌。
    有一次集合训练,集合的地点临时通知,却偏偏遗漏了我们寝室,我们几个人在树荫下悠闲地等大家来,却被别的同学通知说全班人马已经等了我们半个小时了。这一下子阵脚全乱,本来的先行兵却变成了迟到分子。等待我们的是同学一脸的不解和老赵满脸的阴郁。她说过,她最恨做事不讲信用的。
    “怎么迟到了?”
    “啊?啊……我们不知道集合的地点变了……”我是寝室长,把迟到的客观原因说给了老赵。可我知道,怎么说都没用,在她眼里,迟到了就是迟到了,说什么都没有用。就是说自己病危了,也得先报告,再送医院抢救。
   老赵是教语文的。搞文字工作的人,都很会批评人。
    “行了。既然你们耽误了大家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在这里站半个小时吧。别站这儿,去那边站吧!”
    我看了一眼她手指的方向,呵,全训练场太阳最毒的地方。
    几个难兄难弟自成一排,头发在帽子中燃烧了一般,汗珠毫不客气地从额头滚下,顺着脖子流进衬衫。老赵踱步过来,问:“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么?”
    所有人为了维护自己心中小小的尊严,谁也没动。这样的情形我很满意,对于我手下的这些兄弟,我顿时生出敬佩之情。当时并没有想很多,思维方式也幼稚得很,认为这样老赵就拿我们没有办法了,想的也是把老赵斗败。
    我果然是天真,因为我忘了一句话,姜还是老的辣。老赵放了那边训练的同学的假,现在除了我们,所有人都在休息了,那表情教一个悠哉游哉。
    “怎么样,现在有人意识到自己错了么?”老赵又杀了回来。
    有几个人已经挺不住了,太阳这么毒,能在树荫下喝口水歇歇脚的诱惑又实在太大了,他们哭了起来,我不知道那是哭给老赵看的,还是因为所谓的“背叛”。老赵果然很守信用,承认错误的几个都陆陆续续得到了释放,老赵给了他们“重新做人”的机会。而我,不想认错,因为本来也没有什么错,我们并没有迟到,从一定角度上来说,我们是第一个到的。
    到最后,站在这里的只有我一个人了。老赵似乎遗忘了我,而我也没有办法知道我到底站了多久。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老赵又出现在我面前。
    “我知道你没错,能挺住不错啊!这也说明谁都能站军姿,并且把它站好。这样以后你站军姿的时候就没有怨言了。行了,回去吧!”
    看她那表情,仿佛刚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不争气的自己鼻子一酸,也落了泪。那泪水大概关乎感动。 
    之后的很长的日子里,我们总怀着一颗早晚要“起义”的雄心。老赵管我们管的很严,无论是学习、扫除还是活动。我说过,她是个要强的人。从县城以优异的成绩考到大城市,再以优异的成绩被育才录用,在很多人眼里,她已经是一个优秀的班主任了。而她渴望更多,她常常说:“第二和倒数第一没有任何分别,要做就做第一。”真是受了她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当二班不复存在时,当所有人都各有了新的归宿时,我们身上都烙上了老赵给的印记,处处争取最好,时时要求第一,而我,也因为她,变得更加膜拜完美主义。曾经的埋怨,也都化成了感激,感谢她给了我们一颗勇于接受一切挑战一切的心。
    我是她的课代表,我和她走的很近。她是性情中人,有时也会莫名其妙的挨一顿“骂”,有时也会突如其来的“遭到”表扬。我坚信,打是亲,骂是爱,我想,她也是这样想的。有时她对我格外的宽容,比如写一篇文章的时候,她会容许我天马行空,不局限于考场作文的中规中矩。而在平时,调皮捣蛋的我经常受到老赵爱的严厉“洗礼”,时间久了也觉得老赵其人实在是刀子嘴豆腐心,说什么也百毒不侵了。但毛病还是会改的,只是心里不会再孩子气地结下梁子了。
    第二次运动会的时候,看到她比谁喊得都卖力,看到她不顾个人“安危”冲到方阵最前面,给运动员们报以一个灿烂的微笑,我觉得,老赵挺美好的。
    老赵并不漂亮,说是不漂亮,不如说是疏于打扮。她的一门心思,都在我们这帮弟子身上,还有她的教育事业。而真正的爱是不关乎外表的,老赵要嫁了。当物理老师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我们的时候,我们都欢欣雀跃。这一次老赵会把她严厉的爱分给她老公一份了。
    老赵不在的那几天,大家都挺不自在的。没人管了,日子有些疲软。我们精心地准备给她的欢迎PATRY,恭贺她新婚新喜。一墙的气球,“桃花朵朵开”的大字,全班人的签名,齐声的祝福,结了婚的老赵一脸的幸福。有同学曾经看见老赵的老公(我们叫师公)骑着自行车驮着老赵往家走,老赵抱着一摞的诗词鉴赏辞典,五月份,正是漫天柳絮的时候,这样一幅图,也很漂亮。我们这群不省心的孩子,打心眼里祝她幸福。
    在老赵的鞭策下,我们这个班一路不普通的走了过来,军训第一,各科成绩优异,班风积极向上,文体活动突出,创了学校流动红旗的记录,拿了市优秀班级的荣誉,在学弟学妹的眼中简直成了神话班级。老赵的那句“只争第一,不争第二”,镀了金边似的闪闪发光。
    临毕业的那个星期,阳光明媚的都有些过火了。
    老赵说的那番话,我有些记不清了。只是说,这个班号不再存在时,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堵了些什么。过去的三年,都是封存的记忆了,这个记忆里最浓墨重彩的一页,应该是老赵了。
    三年,认识了一个老赵,改了自己一身的缺点,被她拔了诸多的刺,培养了一段非主流师生的感情。
    那天打车看到从路口匆匆而过的老赵,她还是那个样子,走路速度极快,争分夺秒。我摇开车窗,对她大叫:“赵老师!”
    她回过头来,报以一个灿烂的笑容,对我大声说:“哎,帮我想个班会题目!”
    对了,这才是老赵。
    我还欠你一句:“老赵,谢谢你!”
   谨以此文,献给仅次于天使的老赵,和那些和我一起度过老赵的统治岁月的兄弟们。
    后记:以上文字,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由一个曾经调皮的孩子在回北校的时候,告诉我在曾经的一名学生的博客里,有这样一段讲述我们之间故事的文字,因为其中记录曾经的孩子们对我的思念,也记录了我们之间的故事,所以冒昧中也将此文拿来与大家一同分享,享受我们做老师内心的久久感动和那品而不尽的幸福。
                                            作者:王晓彤    后记:赵艳萍
录入者:齐学奎 责任编辑:齐学奎

相关信息

.
  • 没有相关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