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约束中自由的生长——王晓晴

作者:未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4-16 点击数:

高中部2018届毕业生  王晓晴  就读北京师范大学

 

第一次踏入育才园是五年级时的少儿部试读,当时的我并不能理解勾股定理,化学元素是什么,但是却记住了食堂超好吃的鸡腿,在即将离开的最后一天将校园中的叶子偷偷带回了家,东北育才学校这个名字也就留在了我的心里。再次走进初中部就是小升初考试了,尽管下着雨,我也怀着十分愉悦的心情走出了考场,尘埃落定后,我成为了英语班的一员。而后的六年,东北育才成了我记忆中的几乎全部,不止带给我足以应对高考的知识,也为我的现在做好了相当的准备。

在育才生活的六年有许多约束却又是自由的。强制剪的短头发,只能站着吃饭的食堂,停水停电不停的周练,在当时让我叫苦不迭。而现在,我与大学同学提起的高中生活都是有大把时间供自由支配的三年,没有任何被占用的体育体活课,没有分配给晚自习强制的学习任务,我们可以每天去操场上散散步聊聊天,也可以在晚自习一起约做一套理综卷,而育才所做的便是保证这些时间真正归属于我们自己。

无论是初中部还是高中部,课外的社团活动可以说是相当丰富了。可以选择加入学生会,社联或是分团委,参与组织学校大大小小的各种活动;也可以加入感兴趣的社团自己举办有关的活动;甚至可以与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一起创建一个社团,高二是我们班最“辉煌”的时候,拥有了十几个社团。初中一次突发的灵感使我们几个好朋友一起创建了BOOM小说社,举办了一些还算蛮有趣的活动,顺利推广了自己的社团。怀着满腔的热情,我们开始着手做社刊《霜降》,全部由我们自己征稿、编辑、排版、找人题词、联系印刷,中途经历了无数的碰壁,却从没想过要放弃。最终拿到印好的《霜降》时,就好像拿到了潜心创作多年的作品,反反复复翻阅。前几个月,收到了《霜降》还在继续出版的消息时,我们也是十分激动,好像自己在育才留下了些什么。高中时加入的社团联合会,管理的广播站,在当时极大地丰富了课余时间,也成为了上大学后的一些小经验。

小升初结束后的分班考试中我选择了英语特长班,与同班同学一起走过了六年,初一时的拘谨懵懂,高三时的并肩作战全部被刻印进了12英语班、1503班的历史中。虽然在大大小小的考试中,各式各样的体育比赛中稳定的保持一个全员都能预测到的成绩(只有高三时的129长跑取得了正数第三名的好成绩,为此还诓骗了雪宝一顿肯德基),但我们的美好生活也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上午讨论讨论中午吃啥,中午一阵哈哈声后的下午又开始期待晚饭。在班级中编纂各种奇怪的人物关系和设定,到最后不仅故事完整的像真的,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就真的像一家人了。承载了最多高中回忆的物品就是带饭单了,起初真的只是帮带早饭的记录单,之后逐渐演变成了大型纸上聊天平台,每天晚自习准时出现,供全班同学书写传阅。没有特定的内容,但我们就是可以玩的不亦乐乎,写的满满当当,在临近高考时我们还尝试过新花样——一人记一句老师上课的话,既拼眼力,又拼手速。上了大学后的班级概念本就会变淡,与这样一个有温度的班集体比起来,我也更加想念在育才园里开心充实的每一天。除此之外,身边不乏各方面很厉害的人物(今天是四级出分的日子,听说了好多极高极高的分数,六月份考的我来吸一波仙气)。

在育才的六年中,我听闻了无数的捷报,见证了一年又一年高考一本率,清北录取人数等等诸多的奇迹,所有令育才引以为傲的名字似乎也都将育才视作第一次追逐梦想的地方。年年传递的“情系育才”活动中,毕业生都会回到母校讲述自己的大学,传授经验。高中时的我是台下的听众,听取学长们的传奇故事,而今年当我站上阶梯教室的讲台上时,油然而生的是一股使命感,在这个我们学习生活了三年的地方向他们讲述着离开育才后的种种好像也是一种回家看看的方式。在大学校园遇见的每一位育才人都好似亲人一般,给予对方所能做的最大帮助便是每个离开家的学子营造的家的氛围。即便上大学后的课业多么繁重,每天也都要和高中同学聊聊天,讲述在各自陌生的城市发生的他们不会知道的故事,在那几分钟里,好像还是每天都能见到面的高中生活,我们还是一起哈哈哈的战友。我们总在策划这下一个假期见面要去玩些什么,而当真正聚在一起时,重要的便是身边的伙伴,当时的心情。

高考结束后,我来到了北京师范大学,现在在物理学系就读。每当提起我就读的大学时,总会有人问我“将来准备当老师啊?”每每遇到这样的问题,我要么是坚决的否认,要么就是随意糊弄两句,从来都不会有一个认真的回答。而就在我开始回忆在育才的这六年时,这个问题突然就有了答案,我想下次再被问到同样的问题,我会回答:“我不一定会选择考取教师资格证当一名老师,但如果未来我真的选择了这个职业,我也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成为一名像所有曾经教过我的老师一样的人民教师”从初一开始,我们班就对换老师这件事习以为常了(毕竟初中我们经历了无数的英语,物理,化学老师),但无一例外的是,所有老师关心改变的不只是我们当下的成绩,更是着眼于未来的规划,无论任何时候,他们都是学生的后盾加超级智囊团。下课被困在讲台上直到下一节课铃响才离开教室,坐在办公室里随时可以给学生讲题,老师们给予我们全方位无死角的答疑服务。考试成绩出来后,除了认真讲解每一道错题,找到可能出错的关键点,我们还可以拿着自己的卷纸去找老师单独分析寻求建议。上大学之后遇到不会的题,大部分时候只能自己死磕或找同学讨论,每周只有几个小时的答疑时间提供给所有同学,每到磕不出来的时候我就特别想点开高中老师的微信把题目发送过去…中学的六年里,老师对我们亦师亦友,讲台上的他们倾囊相授,严谨认真,而课下的他们则是十分的有趣。当时我们最喜欢去雪宝那里拿各种好吃的,还把娃娃放在她的空座上装作她在打字的样子,还有一位可爱的小同学问过王辉老师的衣服在哪买的,这位可爱的同学同时也咨询过无数的老师如何减肥,由此可见,课下的所有老师没有任何的距离感,是最亲近的老师,也是最博学的朋友。寒假回学校看老师的时候,十分欢乐的讲述着各自的变化和体会,聊着聊着就好像回到了高中,我们还坐在同一间教室里,和同学老师开着一样的玩笑,每天依然像以前一样充实而快乐。

刚准备写这篇文章无从开始,而当我把这些记忆全部敲下来的时候,它们就像刚发生一样鲜活。不得不承认的是,去年枫叶飘满北师校园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不是真好看赶紧拍照,而是开始怀念高中扫叶子的经历(虽然经常因为吵被批评),当时真的是怎么扫也扫不干净,但是逃掉的几分钟早自习或午检也是获得了极大的快乐。十二月的时候,半夜三点多有人说下雪了,而第二天早上一出门,我竟然一点雪来过的痕迹都没看到,难过的是不能玩雪了,更难过的则是不能一边挥着推雪板扫雪一边嬉笑打闹着玩雪了。在育才读书的这六年里,捆绑在记忆里的还有周围的好吃的,初中部旁边的姐弟俩土豆粉、小猫爸爸(现在好像已经没有了,令人难过),高中部时候的唯美商业街也是有很多好吃的东西,每天都是吃吃喝喝没有烦恼。到了大学后的这半年,我每天都要想念一边食堂早饭的炒面,夜宵的烧麦,简直是在外面根本无法获得的人间美味。

总之,在育才的这六年,得到的知识或许在一年两年后会被遗忘,但美好的回忆永远贮藏在心里。育才教会我的不仅仅是中学的知识,更是面对以后未来更多年的生活方式,往小了说是巧妙高效的学习方法,往大了说则是乐观求是的处世态度。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回到高中部1503班的教室,再上一天的课,不会迟到也不会睡觉,认真的重温高中生活的美好。

最后的最后,祝我所有亲爱的同学不在育才的日子里一切顺利,祝所有相遇过的老师生活天天美好,祝我的母校七十周年生日快乐,更加辉煌!

录入者:高望 责任编辑:高望

相关信息

.
  • 没有相关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