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4公里 家和梦的距离——礼晨姝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3-28 点击数:

 文 | 礼晨姝

高中部1403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17级预防医学本科生 宣传委员

复旦大学推理协会社长

复旦女足宣传经理

 

  1774公里是沈阳到上海的距离,这个距离相当于九到十个小时的高铁,二十九个小时的快车,两个半小时的飞机——当然,运气不好的话你还要花上一个半小时在浦东机场的行李转盘等行李,然后再坐上一个小时的地铁从浦东机场回到东安路130号的一个房间一个床位。

    1774公里是家和梦的距离。

    这个梦要成真很难。难以忘记高三时候耳机里交替放着的Rammstein和Coldplay,那些深夜无眠的夜晚,书桌上成摞的练习册,阴暗低垂的天空里树木黑色的枝干插向天空。虽然在现在看来这些都不算什么,刚刚经历了医学生的期末季,整两周每个人都把自己种在图书馆的24小时通宵自习室,每天睡眠时间不过五小时。有人开始捂着腰喊疼,有人的颈椎动起来咔咔响;有人喝了五十多袋咖啡,红牛罐子塞满一只垃圾桶。胸闷早搏不过是小事,毕竟“我可以挂,科不能挂”。

   然后你甚至就会怀念你的高三。怀念1774公里以外那个你把它当做家的地方。

   高三,高中,中学时代。六年的时间里我长在东北育才。从北校走到南校,我像我的朋友们一样,看过这里所有的风景。当然,那个时候北校可称得上是风景的东西并不多,因为入校的时候综合楼还在修,后来西楼也拆除了,三年我们换了三次教室,到最后每天爬五层到科技楼上课,下个楼都成了体育锻炼项目。直到毕业的时候综合楼才修完,操场上飞着沙石,本来不大的学校一半都是工地。可这些并不妨碍我们在那里依旧保有或好或坏的回忆。并不好吃的食堂,总被弄丢的胸牌桌布,阴暗走廊里值周时一起上的自习,萌动的心事,分流时的拥抱与鼓励,那年排过的话剧。主楼门前的枫叶与银杏见证着所有,把一切沉默着埋藏,风吹过的时候它们絮絮低语,我们的故事在年轮里在风中被刻下被遗忘。

   而高中又是另一副模样。高一的住宿让生活多了分别样的色彩。我们围在桌边吃夜宵,保留节目是敲着桌子一遍遍唱We Will Rock You的副歌。高一那年我们把“完整的”1403的最后一场联欢会打扮得如同婚礼现场,朦胧的彩色灯光、金色的字母和气球里我们交换拥抱、从没有说出口的话语和眼泪。每个人的本子里都写满祝福和悄悄话。即使那年的教室冷得过分,但那时候的记忆仍在心头发热发烫。

    ——当然,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回忆。我们一起堆了雪人,圣诞节的毛线手套,忙里偷闲的我们在教室里开美食节,高三时候大家在教室阳台上养了多肉,以及每个人都有的成人礼。娜姐给我们的高中生活添了许多美好的独一无二的回忆,难以言表这种感谢,或许只有默默感叹我们为何如此幸运。当然,还有我们遇到的那么多优秀可爱的老师们——老侯Helen俊俊兰英。我们得承认曾经给老师起过不少昵称——那都是爱,我保证。

   “为育才而骄傲”真的是非常容易且理所应当的事情。射击馆游泳池体育场是我至今都想要再去玩的地方。它的历史它的成绩它的设施都是我们挂在嘴边夸奖的事物。然而我们都知道,育才“学会关心,学会创造;全面发展,初露才华”的培养目标,“勤奋进取,严谨求实;文明和谐,创新高效”的校风,以及与其相适应的培养方式和学习生活氛围都在成长中塑造着我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影响着我们的看法观点,影响着我们的人生走向。校歌唱了六年整,或许回首望去才明白其中深意。

   写到育才想说的事情就是会有很多,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样逻辑鲜明地去讲述,只能用这些缺乏意义而混乱的文字来记录下曾经那些灿烂美好的回忆。如果我能写出那个离我1774公里以外的地方与我的牵绊万分之一,那也是我的荣幸。

   要回家了。即使山高水长,那也是永远的故乡。

 

 

录入者:高望 责任编辑:高望

相关信息

.
  • 没有相关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