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童年——记沈阳市育才小学生活(申力立)

作者:未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3-25 点击数:

作者简介

    姓名:申力立,女,1956一1962年入沈阳市育才小学学习,1962一1968年于辽宁省实验中学学习。先后于长春市白求恩医科大学,西安市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学习。曾任全军肢体伤残康复委员会委员,辽宁省残疾军人伤残等级鉴定医疗专家组成员,辽宁省暨沈阳市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专家组成员,沈阳军区总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

我是一九五六年入沈阳市育才小学读一年级的。至一九六二年小学毕业,考入辽宁省实验中学读初中,在育才校园里生活成长了六年。值此纪念东北育才学校建校七十周年校庆之时,记录小学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以此感恩哺育我成材的母校。

恩师张奉临

一九五六年时我七岁,入沈阳市育才小学一年三班学习,班主任是张奉临老师。

张奉临老师在八、九十年代被评为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并授予人民教师奖章。沈阳市模范教育工作者,辽宁省青少年先进工作者,沈阳市教育专家,辽宁省特级教师,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退休前仼南京街第一小学校长。

可当年她年仅二十岁,是她走上教师工作岗位的第二年。她教过的一年级所在班升入了二年级,她留下来教一年三班的语文和算术课。谁都没想到的是,她从一年级一直陪伴着我们,教到了六年级,把我们教到了小学毕业。

她教学认真,工作出色。经常有本校及外校的老师来我们班听课,学习张老师的教学方法。记得在我们上四年级的时候,曾经在沈阳市红领巾电影院,为全沈阳市的小学老师展示了一堂语文公开课。

我们从育才学校排着队伍,整齐地走进电影院。影院的舞台上摆满了课桌课椅,全班同学一个不少地坐在舞台上。張老师就站在舞台上给我们讲课。提问题时,问到谁,谁就站起来大声地回答。台下黑压压地坐满了各校的老师。我们的心里充满了自豪,自信。

她对同学们公平公正,信任孩子们有自我管理的能力,善于激励孩子们的上进心以及对各种事物的热情。同学们都敬爱她,威信极高。我们班的同学中,即有当时的辽宁省副省长的女儿,也有沈阳市主管文教工作的副市长的儿子,更有沈阳市教育局局长的儿子,甚至还有她的顶头上司,育才小学副校长的儿子。她对大家一视同仁。

五十年代,国内的反右斗争如火如荼。班里有不少同学的父亲一夜之间从创立新中国的革命功臣,变成了右派分子,甚至有人自杀身亡。这种家庭的惨变,对于八、九岁的孩子来讲,各种压力难以承受。张奉临老师那时既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共青团员,她仅以一个青年教师对学生的热爱本能之心处理这些事情。她对每个遇到这种情况的家庭都进行了不止一次的家访。宽慰家长,关心孩子。在学校里对他们与以前毫无二致,甚至格外爱护。多年以后,当这些同学己经成年,谈起当年家庭巨变时心灵的震撼,都说是张老师对他的谈话,对他的关心,使他能够静下心来,继续好好学习,而没有沉沦学坏。

记得有一天,她走进教室,对全班同学说:”现在,学校交给我们班一个光荣的任务。要在全市的大会上给英雄人物献花。这些人是狼牙山五壮士中的英雄葛振林,女英雄刘胡兰的妈妈,战斗英雄董存瑞的爸爸。我们要选出三名同学代表全校,全沈阳市的老师,同学为英雄献花。大家提名。”一听到这么光荣的任务,全班同学都争先恐后地举手提名,选出自己认为最优秀的同学。

这时,一名从来不爱在课堂上举手发言的同学举起了手。张老师叫了他:“贺纪元”。男孩子怯生生地站了起来,吞吞吐吐地说:“我想选我自己。”

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张老师制止了大家的嘲笑,严肃地说:”贺纪元想去献花说明他热爱英雄,是好事。”她又亲切地对贺纪元说:”你要好好学习,以后再争取吧!”后来大家推选了班里的陈小芳(时任学校少先队大队委员),呼延玫玫(时任班长),和另一位同学。

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班里转来了一位日本女同学。那时在育才小学里,有好几位国际小朋友就读。我记得低我一年级的班里就有一位叫米米的德日混血女孩。她爸爸是在沈阳医学院(现在的中国医科大学)工作的德籍医生,母亲是日本人。据说因为她爸爸不会写汉字,只好给她起了这个中国名字。这个名字只要写十字就行,正着写完了,再斜着写一遍,就行了。十字外国人都会写。

转到我们班的这个日本小朋友叫加藤信子。她还有个表姐也在育才读书。张老师在课堂上多次鼓励我们大家要帮助她。我们都叫她加藤,这更象人名的尊称,而不是象现在的电视剧里那样称呼“信子”。

我记得张老师曾经很有信心地对全班同学说,我们一定要帮助加藤加入少先队。

同学们对她很友好,并没有因为她是日本人而歧视她。她汉语说不好,语文课成绩不好,但算术课学得和大家一样好。

我还带着她到我家里玩过。之后又陪着她把她送回家。她读了一年左右就回日本了,那一年遣返曰侨。她在育才真的加入了少年先锋队。她戴上红领巾的时候,全班同学都给她鼓掌。我想,咚咚的队鼓,激昂的队歌一定会留在她童年的记忆中。

四年级的时候,班里转学来了个女同学,叫苏林林。她一条腿不好使,走路瘸。有一天,刚上课的时候,张老师点了名:”苏林林,你到我的办公室,把我桌上的同学们的作业本取来。”我们都以为张老师来上课时忘了呢。

苏林林刚离开教室,张老师就严肃地对全班同学说:”这个新转来的同学小时候得过病,叫小儿麻痹症。现在她走路瘸,就是这个病留下的后遗症。在我们班,谁也不许给她起外号,谁也不许欺负她。记住了吗?”“记住了”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当苏林林带着作业本回到教室的时候,张老师已经在黑板上板书,准备开始讲课了。

从一年级开始,张老师在班里就多次强调,不许男生欺负女生,不许大个欺负小个,一旦发现,严厉批评。由此而形成了团结友爱,互相帮助的班级风气,班里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校园霸凌的现象。

成年后,我陪苏林林一起看望张奉临老师,回忆起当年的一幕时,苏林林十分感动,张老师能那么细心地呵护一个女孩子的自尊心。

张奉临老师就是这样,潜移默化地教会了我们什么是正直,善良和友爱,这些语文和算术知识之外的东西。

课余生活

育才小学在我上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一度执行过二部制。就是一间教室,上午是一年级上课,下午是二年级上课,轮流使用。此法仅限于小学低年级。对于这些小同学们充裕的课余时间,学校没有放任不管,而是组织了家庭学习小组。将居住地点比较相近的四、五个同学组成一个小组,到一个家庭条件相对比较好,家里又有长辈的家庭里,一起完成家庭作业。其实所谓家庭条件好,就是这个家里要有收音机,能收听少儿节目的广播。学习小组里要选一个同学当组长,组织大家共同学习,寒、暑假期也不例外。张奉临老师经常在家庭小组活动时进行家访,了解孩子们的学习情况,及时进行指导。二部制执行了不到一年,都改成了全日制。但家庭学习小组这个形式一直保留了下来。在每年的寒、暑假期里活动。和同学们共同完成作业,使得学习一点儿也不枯燥。大家一起收听广播,似乎听的故事也更有趣味了。这不就是学校给我们上的人际交往课吗!

我的学习小组开始有四个人,我和马秀锦是女生,周晓亮和汪新华是男生,我仼组长。后来增加了男生贺东胜。除了学习之外,我们还要完成学校交给的其它任务。大跃进时期要捡废钢铁,支援农业时还要捡马粪,这些都要交到学校去。各个班级还要比赛,看哪个班捡的多。同学们集体荣誉感都很强,都不甘落后,积极参与。那时沈阳市的很多街道上是允许马车行走的。拉车的马尾巴处都带着一个粪兜子,防止马把粪便拉到马路上。如果谁能一次得到这一兜子马粪,那收获可就太大了。有一年寒假,育才校园的操场上,同学们捡的马粪堆成了一座金黄色的小山,很壮观。

记得有一件关于捡马粪的小插曲。有个同学写了作文,题目是:记寒假中一件有意义的事。记录了关于捡马粪的事情。此文章被班主任张奉临老师在课堂上分折了。分折的话是这样讲的。张老师说:”作文里,这个同学写道:在马路上捡粪时,正巧看见了一辆马车,他就喊:‘马叔叔,等等我,给我一点儿马粪吧’。”张老师说:”他是跟马叫叔叔呢,还是赶马车的叔叔姓马呢?作文里写的不清楚,容易引起误会。”

那时学校经常组织有特长的同学参加沈阳市的各项文化活动。我当时参加了辽宁人民广播电台少儿合唱团的活动。每逢星期天,都要到位于马路湾的广播电台去练习合唱。与我同年级的四班的金晓青同学则参加了辽宁人民艺术剧院的演出,担任剧中的儿童角色。配合演出过话剧《安业民》、《向秀丽》。这些歌颂英雄人物的话剧,育才小学都组织我们全校师生观看过。至于高我几届的学长陈大干同学,当时更是经常参加各类话剧的演出。后来他就选择了以此为毕生的事业,並成为了此专业的翘楚。

那个年代,正值开展全国推广普通话活动。我的班主任張奉临老师获得过沈阳市普通话教学第一名的荣誉。强将手下无弱兵。作为她的学生,我曾获得育才小学普通话比赛第一名的成绩。並代表学校参加了和平区普通话比赛,取得了第五名的成绩。在代表和平区参加沈阳市普通话比赛的时候,未取得名次。这次连续比赛的经历全面地锻炼了我。

经历这次比赛之后,学校经常指定我参加各类沈阳市的大型活动。比如:三、八妇女节时到沈阳市文化宫去为大会献词——就是背诵一篇讲话稿。担任各种大型儿童集会的报幕员(现在叫主持人)。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担任一位女英雄报告会的报幕员。女英雄叫徐学慧。她为了保护国家财产不被歹徒抢走,被歹徒砍断了双手。那时的医疗技术没能保住她的双手。国家为她联系到苏联安装了一双假手。她在苏联赤塔安装假手之后,回国时经过沈阳,为沈阳人民做英雄事迹的报告。为沈阳人民做英雄事迹的报告。报告之后少先队员还要演节目,我与一位成年人共同担任了大会的报幕员。

在舞台上,我能近距离地看到她用那双不灵活的假手握茶杯,拿讲话稿。心中对她的勇敢无畏无限敬佩。

那时学校经常在寒、暑假期间组织冬令营、夏令营的活动。假期中的返校日也不光是让老师们检查学生们的假期作业。有时也组织一些讲故事,看电影等活动。太原街上的解放电影院是我们最常去的。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了一次去大连的夏令营活动。只允许三年级以上的同学报名。每人要交二、三十元钱的费用,我们班里我和许佳慧、马怡民、陈小芳四个女同学去了。学校派了好几个老师带队。我记得有大队辅导员朱维玉、音乐老师关亚菊、体育老师姓战……。

在大连市我们住在己经放暑假的学校教室里。好象是大连市的育才学校,但在那时己改名字了,不叫育才了。在教室的地板上铺上简单的被褥,师生们快乐地住在一起。每天早上,在学校的操场上升起夏令营的营旗。根据每天安排的不同活动,还有不同样式的活动旗同时升起。比如这天的活动是去海边洗海澡(那时就这么称呼到海边游泳),旗杆上就会升起一面蓝色的带白色波纹的旗帜;如果是去公园玩儿,就会升起一面绿色的旗帜;等等。

我们一般都是乘坐大卡车出行。一辆卡车就将参加夏令营的师生们都装下了。一路上经常是笑声不断,歌声飞扬。就是在那次活动中,我学会了不少当时的儿童歌曲,《夏令营之歌》、《我们的生活多么幸福》,等等。

记得一次雨后的下午,我和许佳慧,马怡民请假外出,到宾馆去看望许佳慧的父亲。她父亲许连波当时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大内科主任,医学专家,正在大连开学术会议。我们三个晒得黝黑的九岁的小女孩,呼吸着海滨城市雨后清新的空气,走在湿润的马路上,心情说不出的愉快。我们找到了宾馆,许佳慧见到了父亲。慈祥的许伯伯这时向我们介绍与他同住一个房间的另一位专家,说:”这是你们班潘博生同学的父亲。”我们齐声问:”潘叔叔好。”我们都知道他是沈阳医学院(现在的中国医科大学)的大教授,是从美国回来的。他就是著名医学专家潘绍周。

在这次夏令营的活动中,我第一次见到了大海。学会了在水中憋气,漂浮,游泳。这些都是高年级的同学主动热情地教给我的。在育才小学里,处处都充满了同学之间的友爱之情。

初立理想

在育才小学的六年学习时期,我们经历了新中国的起步前进,抗美援朝,高举三面红旗的大跃进时代,也经历了一九五九年举国欢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的大庆之曰。这些事件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幼小的心灵,滋生了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人民军队的思想情感。

受大跃进的影响,从三年级开始,我们就有了作文课。育才小学的作文课命题紧跟形势,突出政治。三年级那年的三、八妇女节前夕,我写的作文《妈妈节日好!》被学校推荐登了报纸。四年级的时候,我写的作文《我最爱读毛主席的故事》,被推荐刊登在《新少年报》上。而我敬队礼的照片则被登在了一九五九年六月一日的《共青团员报》的报头。(注:相关照片附文后)

一九五九年十年大庆时,学校组织我和同年级四班的金晓青,五班的门丽雅一起到辽宁人民广播电台表演了诗朗诵《我们和祖国一起成长》。指导我们的电台工作人员是雷珍阿姨。我们仨人的照片和这首诗还登在了国庆期间的《沈阳日报》上。(注:相关照片附文后)

我后来了解到,该诗是当时辽宁人民出版社的一位编辑采用孩子的口气写的。诗歌真挚感人,爱国之情洋溢。当我们声情並茂地用童稚之声背诵此诗时,诗中的话语仿佛真就是我们自己的心里话。作为共和国的同令人,直到现在,我都认为:我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我与我的祖国一起成长。

记得有一天,正值少先队的队日活动。兼任中队辅导员的班主任张奉临老师,带领我们全班同学到学校附近的中山公园去过队日。同学们排着队,很兴奋地走在中山公园的踊路(砖铺的地面)上。这时,迎面走来了两位解放军同志。张老师命令大家停下脚步,对同学们说:”向解放军叔叔问好。”同学们齐声说:”解放军叔叔好!”两位军人站住了,也向我们问好。张老师说:”我们欢迎解放军叔叔唱个歌好不好?”同学们使劲儿地鼓掌,七嘴八舌地说:”欢迎解放军叔叔表演节目。”其中一位军人大方地说:”小朋友们,我不会唱歌,我给你们用树叶吹个曲子吧。”他随手从身旁的柳树上摘下一片树叶,放在两片嘴唇之间,吹起了清脆流畅的歌曲声。我记得是电影《柳堡的故事》中的插曲《九九艳阳天》。这是我平生唯一一次听人用树叶吹歌曲。那次队日活动让我至今难忘。

一九五八年,抗美援朝战爭早已结束。育才小学接受了一项光荣的任务,就是给途经沈阳的最后一批归国志愿军将士献花。那次我们全年级所有的同学都到沈阳站去献花了。我们戴着红领巾,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束鲜花,整齐地站在站台上。当从安东驶来的火车进站停下后,从车厢里走出了很多身着解放军新式受街军装的叔叔阿姨,他们是保家卫国,赴朝作战的最可爱的人。同学们蜂拥而上,分别给看到的第一位志愿军叔叔献花。当我要献花时,发现周围已经找不到没有鲜花的叔叔了。这时我看到了一位离我最近的志愿军叔叔,五班的门丽雅已经给他献花了。我把我手中的花也献给了他。叔叔亲切地问了我的名字,学校的情况。之后,他喊着旁边一位志愿军阿姨的名字,说:”我已经没有礼物给小朋友了,你还有吗?”阿姨拿出一个苹果给叔叔,叔叔送给了我。这时我注意到门丽雅手中拿着一个小纪念章。我紧紧地握着苹果,这可是志愿军叔叔的礼物啊。

过了些日子,我在学校接到了他写给我的一封信,叔叔在信中鼓励我要好好学习。里面还夹了一张照片,照片的背面写了字:送给申力立小朋友留念,这是在朝鲜牡丹峰照的。落款是志愿军文工团黄维康。

我把黄维康叔叔的信交给了张奉临老师。张老师在全班宣读了,並鼓励全班同学给这位志愿军叔叔写信。

也许就是这些点点滴滴的经历在我心中种下了对祖国对人民军队的祟敬热爱的种子,我向往成为像他们那样忠于祖国人民的人。终于在我长大成人之后,我也成为了人民军队的一员,並在军队中工作奉献了一生。

在我动笔记录此文的时刻,回顾六年的小学生活,育才小学留给我的全是健康向上,乐观友爱的记忆,全是幸福。

 

 

 

 

 

 

录入者:高望 责任编辑:高望

相关信息

.
  • 没有相关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