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云服务+虚拟终端”实现资源共享

作者:安冬冰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5-29 点击数:

基础教育动态

                                   业务指导部  主办

                            第一六三期(2015529日)


开发“云服务+虚拟终端”实现资源共享

这个学期,走进浙江省诸暨市任何一所初中、小学的机房,都可以发现一个特点,那就是里面的电脑只有显示屏没有主机。

  原来,这就是诸暨市教育局近3年一直在推广的云计算电脑,它由显示器、键盘鼠标及云终端组成,云电脑的计算、存储信息统一集中在信息中心。

信息化面临大挑战

  按照十二五规划,到2015年,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电脑生机比要达51,那就意味着15万名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要配3万台左右的电脑。陈锡坤说。

  配这么多的计算机,如何管理?全市哪怕组建50人的电脑维修队伍天天跑也不够。”“PC(个人计算机)淘汰更新快,维护成本及高能耗问题突出,光电费每年就要上千万元,成本太大。此外,传统PC机无法实现资源共享……”诸暨市教育局内部进行了激烈讨论。

  最后,教育局领导班子决定引入云计算新技术,开发诸暨教育云平台,让每一名师生都拥有随时可用、专属于自己的个人虚拟计算机,实现学校之间、师生之间教育资源的均衡共享。

教育云渐渐成实景

  2010年,诸暨市下发文件,明确今后每年财政出资5000万元用于信息化设备设施的投入和维护。

  信息化是未来教育的主战场,一定要抢占先机20114月,诸暨市教育局开始实施教育云项目,寻找合作方、与专家会商、测试比较、突破难点……

  2012年底,在上海云终端技术专家的帮助下,诸暨教育云终于开发成功。它以云服务+桌面虚拟终端的模式,新增6000台云计算终端,连接27个乡镇(街道)的100多所中小学和幼儿园。

  为使教育云具有持续不断、稳定、自主的升级能力,诸暨云计算从原先租用电信共享组网的架构,变为完全采用独立裸光缆组网。平台从学校端按行政区域,向教育信息中心以树状的形态逐渐收敛,乡村学校接入点间采用千兆光模块,乡镇汇聚节点间采用万兆光模块,总汇聚点用多条万兆连接,并且各节点保证6芯以上光纤备用,教育网内网带宽达80G,出外网带宽达3.5G,在出外网的地方布置有27G的内容缓存设备,保证了教师高速上网。

大变革带来大效应

  这是革命性的变革,最大的好处是为我们节省了不少运行成本。陈锡坤算了一笔账,传统PC机的寿命是3年至5年,现在云桌面可用10年;采用功耗低的云终端,电力成本也大大降低。

  因云终端本身零维护,只需维护中心服务器,原来身兼电脑修理工、网络管理员、课间指导员的电脑教师都被解放了出来,可以专心教学。牌头镇小学教师许卫义说,自己以前是一天到晚没得空,现在云终端在信息中心,有问题打个电话,信息中心立刻就对接解决了

  近两年,诸暨加大投入增加近1.5万个虚拟桌面,并开始由义务教育阶段向中、高职学校延伸。目前,诸暨中小学拥有计算机33439台,生机比达到4.81,多媒体4627套,班套比1:1,教育计算机网千兆宽带学校接通率达到100%,校园网百兆通达所有教室和教师办公室的学校达到100%100%中小学建有校园网站,教师网络学习空间开通率达到91%

  如此高的配比,让资源共享有了技术支持。今年,诸暨市把通过教育云平台视频向农村学校推送微课作为实事工程推广。

摘自《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2015.5.18

 

上海七小学成立“共同体”

推进教育均衡学生可互相“走校”

近期,上海市金山区内7所知名小学包括海棠小学、亭林小学、钱圩小学、松隐小学、教院附小、朱行小学和石化一小,联合成立“海棠共同体”,除了联手打造多达19个体验馆,酷似“星期八小镇”类型的“星天地”学生模拟体验馆外,还将首次最大规模地打破校际壁垒,实现学生之间的互相“走校”。

仅在少部分区县试点

据海棠小学校长钱欢欣介绍,今后,这7所小学将打破校际壁垒,共享优质课程和硬件资源。7所学校今后还将开展校际间的“走校”制度,15年级的学生都有机会分批去其他学校,和他校同一年级的学生一起上一堂他校教师上的语数英等学科课程,当然更少不了类似篆刻、象棋、风筝等各校特色课程。

“集团化办学”、“共同体办学”是上海为实现教育均衡化而推出的,目前在上海仅在少部分区县进行试点。 

跨区70公里“走校”

“其实去年的时候,我们和静安区的市西小学曾开展过一次类似‘走校’的交换课程活动,主题是‘海’和‘城’。”钱欢欣说,“ 两校的部分五年级学生横跨70公里,踏足另一个陌生的文化空间,除了学习不同老师带来的语数外课程,还参加了两校分别设计的 ‘弄堂&渔村’课程。”

在钱欢欣看来,这样的“走校”不仅拓宽了学生学习时间、空间,同时也满足了学生多样化和个性化的需求,另外也推动了义务教育的城乡均衡发展。

在此启发下,7所学校的“走校”计划应运而生,今后这7所小学将实现各种形式的走校方式,如交换各个学科教师;两校教师利用视频共同为两校学生共上一堂课;学生之间互相交换学习地点,学习他校的学科课程和拓展课程。

摘自《澎湃新闻》2015.5.17

 

让体验成为学生成长和发展的源泉

  走进科学殿堂项目课程是清华附中三走进项目课程之一,是一门以体验式学习为主,对学生进行科学知识、科学方法、科学思维的浸润,以全面提升学生的科学素养为目的的校本课程。

  走进科学殿堂项目课程分聆听科学感受科学触摸科学三个阶段推进,在上学期进行了聆听科学感受科学两个阶段的体验学习的基础上,本学期学生们根据自己的学习探究兴趣分为化学小组电子兴趣小组电学兴趣小组动物丰容组控制兴趣小组地理科学兴趣小组力学兴趣小组七个小组,并在专家导师的指导下进行探究学习。

  学生们在导师的指导下,能够经历提出问题、查阅文献、制定研究方案、具体研究及试错、调整方案、继续研究、得出结论、完成论文或设计、成果发布或分享的整个科学探究过程的学习体验。学生们表示,在学习过程中大家不仅收获了知识,还学到了方法和科学思维,更与导师一起感受到了科学的严谨和科学家的责任担当。

  汇报会上,学生们通过PPT等小组汇报的形式展示了各组中期研究成果,包括收获、感悟和下一步研究的计划。三走进项目课程的首倡者、清华附中校党委书记方妍,北京教科院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研究中心韩宝江博士等,到会指导。

摘自《中国教育新闻网》2015.5.21

 

成都青羊区探路义务教育质量评价改革:

用大数据开学业诊断书

在四川成都市青羊区,小学生拿到的成绩单不再只是分数表,而是一份包括知识应用、技能应用、能力倾向等3个方面、16项指标上百个数据的学科评价报告。这些数据是青羊区借助ACTS(学业素质与能力评价系统)学业评价技术生成的,不仅能反映学生达标的信息,还能提供学生与群体比较,与他人比较的信息。

  即使两个孩子得分完全相同,ACTS呈现出来的分数构成差别却很大。青羊区教育科学研究院数学教研员吴天飞介绍,ACTS学业评价技术以我国新课程标准提出的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目标为基础,结合教育学和心理学的相关研究成果,形成了一个知识、技能、能力的三维测量评价模型,能全方位考查学生综合素质。学业成绩单就像体检诊断书,通过数据分析,能精确得出学生的长短板,更能对症下药。青羊区教育科学研究院语文教研员陈涛说。

  ACTS检测不仅可以生成学生个人的报告,还可以生成班级、学校和区域的报告,既能反映学生的长短板,也能看出老师的强弱项、学校的优劣势,帮助老师改进教研、学校改进教管。

  在传统三率一分的评价方式中,教师只能依据班级平均分以及班级的优秀率、达标率和不及格率来对教学作出评价,但根据ACTS班级数据,就可以跳出数据不足经验凑”“模糊判断、经验主导的模式。

  通过分析年级数据,还能把握学校整体情况,哪个老师有特长,就向他约课,推广其特色和经验,帮助教师互相取长补短,提升学校整体实力。成都市泡桐树小学校长陈杰说。

  2012年,青羊区教育局正式启动教育质量评价改革,在成都率先成立教育质量监测中心,引入第三方评价技术,全方位变革评价目的、内容、方法,改善现有教育生态。通过改革,青羊区建立起了教管、教研、教学的自循环体系。青羊区委书记戴志勇表示,青羊区要以此为突破口,逐步改变教育质量评价中的功利倾向和分数导向,不断推进实现从学有所教学有良教的转变。

摘自《中国教育新闻网》2015.5.21

 

对话:从主题教学走向核心素养培育

日前,由中国教育报刊社《人民教育》杂志主办、清华大学附属小学承办的首届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推广会在清华大学大讲堂举行。如何看待主题教学和小学语文教学改革,如何看待课程整合的意义与价值?在成果推广会的高峰论坛上,几位嘉宾就此阐述了他们的观点。

  优秀教学成果源于长期丰富的实践

  成尚荣:今天的这个基础教育优秀教学成果奖推广会是富有中国意义的。推广会首先让我们回到事情的本身,那就是回到小学语文的主题教学,但是回到本身还不够,还要超越,这个超越就是从小学语文的主题教学,走向课程,走向课程的整合,还要走向学生发展的核心素养。

柳海民:优秀的教学成果应该具备四个特征,第一个就是坚实的基础。优秀的教育成果需要经过长期的思考、实践和完善的过程。第二个特征是丰富的实践。第三个是持续的探究。第四个特征是理论的升华。

母语教育应聚焦于培养完整人格

  李方:我想从语文教学和母语教学的角度谈谈感受。母语是每一个孩子的启蒙者,是每一个孩子的言语之母、认知之母和学习能力之母。在当今信息时代,母语也是交流之母、传播之母,同时母语还是思想思维之母、责任之母,它有价值趋向,语言是有价值的。它也是文化之母。在小学阶段母语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将为孩子一生的发展奠定基础。我们的母语课要承担起这样的责任。

  主题教学有目标,有序列,也有方法,还有价值,最终聚焦到家国情怀和完整人格的培育上,是非常完整的语言教学新的体系,值得我们很好地研究、推广。

  主题教学是整合的开放的情境化的

  郑国民:我对主题教学谈三个观点。第一,主题教学是整合的。我们原来的语文教学存在碎片化、知识琐碎化的问题,使得学生淹没在了字词句篇知识点和能力训练点的练习当中。大家都知道,孩子的学习应该是在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当中学会整体运用知识,发展各方面能力。主题教学是整合的,就是想突破原来语文教学过细的碎片化的训练。主题教学使得语文课程本身是整体性的,同时也整合了语文课程与其他课程之间的关系。

  第二,主题教学是开放的。一个教学单元一个主题,选择三到六篇课文,几篇课文围绕主题,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面来展开。我们希望孩子通过这样的主题学习,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面来思考同样的问题,然后感受到不同的表述方式的力量。

  第三,主题教学是情境化的。任何教育如果不和孩子的生命、生活发生关系,都是干瘪的、缺乏活力的。主题教学在孩子的创新思维培养这方面具有非常大的优势,就是让孩子在真实的教育场地当中,承担着真实的学习任务,让孩子在主动地积极地发现问题的过程当中学习语文,在真实的场地当中、在分析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当中学习语文,而不是老师简单地给他布置一个作业,简单地一个个知识点重复,简单地一个个能力点训练。我们原来语言教学更多的是让孩子模仿,实际上孩子的语言发展就是创造的过程,孩子书面的表达、口头的表达都是一个创造的过程。

课程整合要在给定空间下有所作为

  温儒敏:主题教学非常好,特别是在小学,但到中学用起来恐怕就比较困难,特别是科技整合,科技类不同学科之间的整合,它有条件,对教师的水平要求非常高。整合不是目的,我们还要完成语文的基本任务。语文的基本任务是什么,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但是最基本的就是语言文字运用,就是教会未来的公民熟练、通顺、得体地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学科设立、分科教学有它的毛病,也有它的道理。分学科这种教育形态并不是中国特有的,国际上都是这样的。有些任务就是要依靠学科来完成的,所以学科的设立与打通,这个问题要辩证地、全面地看。

  现在大家都讨厌语文讲得那么琐碎,那么死板,为什么?大家都知道这些东西不好,但是大家都在做,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回避不了的现实——高考和中考。我们的改革只能在巨大的现实里面考虑。既让学生考得好,家长满意了,地方上也满意了,同时又不把他们的脑子搞死,能不能做到呢?我想这个是可以做点工作的。所以我们还是要回到学科的基点,在这个基点上扩展到主题教学,再到科技整合,而不是要颠覆以前的东西。

  课改已经搞了13年了,有巨大的成就,一些新的理念、先进的理念,普及了,但是我们调查发现,很多学校基本上还是老一套,甚至与搞课改之前相比,学生们的负担更重了。为什么?原因不在老师、不在学校,是整个大的社会环境使然。作为小学老师、小学校长,应该思考,在给定的空间中能做什么,能改一寸是一寸,能改两寸是两寸。对于课改,也应该总结一下,现在的课改也好,修订课标也好,要进两步退一步,要不然制定出来的课标也好,先进的理念也好,大家只能欣赏不能运用,这个问题一定要重视。

小学阶段教育要突出顶灯效应

  谢维和:为什么整合对小学教育这么重要呢,我想用一个比喻来说明。大家想想看,当一个6岁多的孩子迈入小学,来学习这些课程的时候,他就好像进入到一个黑黑的房子里面。这个时候他能不能大胆地迈进这个他不熟悉的黑暗的房间里面?我们通常可以有两种方式帮助他,一种方式是我们用高度聚光的探照灯把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呈现给他们;另外一种方式,就是把这个房间的顶灯打开,一下子把整个房间都照亮,尽管顶灯在局部上并没有探照灯那样照得亮,但大家想想,在哪种灯光的帮助下,孩子们能够更放心大胆地走进这个房子呢?显然是顶灯!而这种顶灯恰恰是小学教学和小学课程的最重要的特点,也是它区别于中学教学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我们不要笼统地讲基础教育,我们要把基础教育分成高中、初中和小学不同的层次和阶段。而小学课程的特点也就在于这种直接的完整性,就是这种顶灯效应。而中学教学是分科教学,恰恰具有一种间接的完整性,或者说是探照灯式的教学,帮助每一个中学生走进一个个具体的房间、一个个具体的学科。

 摘自《中国教育新闻网》2015.5.26

 

孩子睡不好确实影响学习能力

德国研究人员最近用一个有趣的方法从科学角度证实,晚上没睡好的确在较大程度上影响孩子们第二天的学习能力。

  由德国国际教育研究所协调进行的这项研究挑选了110811岁的德国学童,参加为期4周的测试。测试每天分三个不同时间段进行。

  研究人员并没有要孩子们去解奥数那样的难题,只是让他们在特殊编程的智能手机上回答一些游戏题,以测试他们大脑当时的工作记忆能力。同时,研究人员还从孩子本人和他们的家长那里综合了解孩子前一天晚上的睡眠质量等详细情况。

  工作记忆被认为是人类高级认知活动的核心,是学习、推理和解决问题等的重要基础。因此上述实验主要瞄准孩子的工作记忆能力。

  测试题分为数字和空间任务两部分。做数字任务题时,孩子们会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两三个不同的糖果图标以及代表糖果数量的数字,比如4块巧克力和3颗糖。接下来糖果数量会发生变化,比如出现1块巧克力。孩子们需要持续记忆糖果数量变化并在测试时间结束时在手机上输入糖果的最终数量。

  做空间任务题时情况类似,孩子们在手机上会看到一个4×4棋盘状网格中出现两三个卡通形象,之后卡通形象会跳格,孩子们得记着并输入卡通在网格中最后出现的位置。

  测试结果是,如果孩子们前一天晚上睡眠质量高,第二天特别是第二天上午工作记忆能力更好;反之,如果睡得少或睡眠时间明显超过平常,都会导致孩子第二天工作记忆能力明显下降。

  研究人员还发现,平时成绩较差的孩子认知能力更容易受前一晚睡眠质量的影响,也就是说睡得好对他们来说更重要。

摘自《新华网》2015.5.19

录入者:安冬冰 责任编辑:徐华光

相关信息

.
  • 没有相关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