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东北育才: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王若然

作者:未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4-29 点击数:

     (作者:高中部1511班毕业生王若然  目前就读南京大学

 

东北育才是一个难以定义的东西

他是一群人,一段时光,一片热土,一个标签,一种告别,一份思念。

他是留存在脑海里的回荡,是时间也带不走的过往,是记忆里最甜的一抹确幸,是苦,是乐,是相聚,是分别,是柔软的心田,是坚硬的盔甲。

他是我梦到醒不来的梦。

 

 

“会不会,有一天,时间真的能倒退,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的岁月。”

                                                    ——《干杯》 五月天

 

如果不是朋友圈里被那个回校召集令刷屏,我也不会发现今天已经是4月24日了。仔细想来我已经离开育才十个月了,可是却依然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微信的第一条永远是班群里的那些人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各自的故事。

 

时光一闪,就好像回到了一个普通的夏日中午,大家穿着那件似乎是百搭的蓝衬衫,横七竖八地坐在装满了教辅书的箱子上,吐槽着老师和课程,把高考的压力抛在脑后,调试着电脑大屏幕想着待会是看明星大侦探还是创造101。

 

曾经的习以为常,终究都呼啸而过。

 

我始终记得2018年5月31日,我甚至把它看作我去年一年,甚至我整个一生的分界。

 

前一天晚上我们又去食堂吃了夜宵。(听说现在已经没有夜宵了,好惨。)依然是一大桌吃的和一大桌人,大家忙着和每个人自拍,然后我本来打算像之前看过的所有小说一样,回寝室和兄弟们大哭一场,结果当时却没有落泪的理由,就只好熬到深夜看他们打了好多把王者,就像过去几年一样。

 

有的老师放弃了讲课,有的老师坚持到了最后,不过他们都在给我们放松,数学课上我们一起唱起了《明天我们仰望着飞上天空的虫儿并对它说你好》,还有一点催泪,不过中间我的那段Rap还是让我笑了场。语文课的时候老师说大家想说什么就说吧,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就没什么话能说得出口了。

 

退校的时候,女孩子们穿的是Hurray,男孩子们也变成了盖世英雄。我们依然没有放弃这个机会好好的皮一下,班牌后的“告辞”是我们想过最酷的主意了。我始终不明白退校为什么要做操,还要做给那么多学弟学妹看。

 

 

其实仔细想想当时的心态真的很平稳,而现在回想起来却很想哭。他们像两年前的我们一样给我们喊着什么八字口号,我们也喊了回去。这一场我参与了三年的仪式终将完结,却没想到是以我们在操场上飞奔的方式——三年来我跑了那么多圈,也没有这次带感——举着班旗冲向升旗台的瞬间,就好像是第一个冲上城墙升旗的英雄。

 

在我的印象里育才永远是充满着阳光的,是那种柔和,温暖但绝不刺眼的阳光。

那段日子,也就变成了阳光灿烂的日子。

 

“把起舞的今日写成诗篇 多年后也不遗憾。”   ——《美好事物》房东的猫

 

我把这句话写在了第一本皮本的第一页。因为这可能是我想赋予皮本的意义。

 

许多许多年后,可能当我已经记不清当时的日子的时候,可能唯一能给我留下回忆的,就是那四本皮本吧。

那里面有很多很多很多奇怪的东西,那里面有很多很多很多可爱的人。

 

把我的育才生活简单的铺开,大概的结果是四个班级和六年时光。

每一个班级都有着每个班级的定义,第一个帮我成长,第二个带我疯狂,第三个可以随时随地给我快乐,第四个成了家一样的地方。

我很感谢他们在特定的时候以特定的方式出现在了那里,在我从小孩子长大的时候,我遇见了最爱护孩子的老师和最单纯的伙伴,在我年少轻狂的时候我遇见了教会我讲理的老师和最可以一起放纵的朋友,在我最困难也是最充实的时候遇到了最大智若愚的老师和最像家人的你们。

 

一切开始的开始,还是我遇到了东北育才。

 

这六年里,我走过主楼那个吱吱呀呀的楼梯,还幻想过坐在张闻天的身上;

我也曾幻想着北校的图书馆快点开门,却在高中部也没有去过几次;

在操场上奔跑过的一圈又一圈,我始终觉得大灯下的操场是最能诠释迷离的美的地方,也是唯一一个能在高三让我解决压力的地方;

我还记得六年来扫过的每一处室外,东门前的那条街在秋天的一阵风就可以毁灭我们一早上的努力;

冬天下的雪让人又爱又恨,可以不用自习的同时也不得不让我们在冬天挨冻受累;

 

 

传说中的天文台就留在了传说里,对他抱有幻想的人就好像每天食堂里一样拥挤;

没有凳子才是育才的灵魂,第二个灵魂可能就是夜宵了吧;想不出今天中午是吃鱼跃还是川辽菜,南门的门口早就挤满了外卖;

三年来我从来没有过走读卡,但是我也从来没有被拦住过;

寝室的冬天一直没有热水,早上洗的头一下子就变成了冰;

自习室里面堆满了学长的书本,可能现在那里也会有我的一本;

六年的运动会我拿了几块金牌和铜牌,我心心念念的银牌在来南大的第一项比赛就拿到了;

 

初中的时候值周还有袖标印着值周长,到了高中却变成了看迟到和学长们斗智斗勇;

六点五十的铃声足足有半分钟,足够我们从男寝跑回后楼...

 

回忆总是细碎而又绵长,可是无论多少的举例都无法勾勒出心里的那个地方。

 

 

“胜利的歌我要再唱一遍。”  ——《我的天空》 南征北战

 

育才到底带给我了什么?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起过我的高考。我至今依然把它看做运气的结果,因为我至今也不能解释为什么努力程度仅仅是还行的平时成绩根本进不到年级前十的我现在在南京大学读书。

 

高考之后做家教的时候,学生家长也问过我育才和其他地方到底有什么不同?外界疯传的学业压力到底是不是真的?当时的我回答说:“我们的压力其实很少来自高考,也很少来自老师,更多的是来自于同辈人理性的竞争和自己对于自己的不服气。”

 

育才的老师可能是最好的老师了。他们从来不会过多的关注你的成绩,但是他们对你的学习状态都了如指掌;他们从来不会因为你哪里不好而疏远你,反倒是会因为你的闪光点而亲近你;他们或严厉,或冲动,也曾对你破口大骂,你也曾在背后骂过他们;可是当你回家的时候他们总是笑脸相迎,当你成功的时候他们总是微笑祝福。哪怕是即将高考的时候,他们做的更多的也是帮我们放松心态,而不是给我们徒增压力。

 

 

可能是我幸运的缘故,感谢我遇见的老师们塑造了我。

 

早在我初一的时候,就一直听老师说育才的学生到了大学都成了顶梁柱,因为我们接受的是领袖式的精英教育。在育才生活的六年里,无论是老师,家长,身边熟悉的人,甚至自己都潜移默化的接受了“我们就是要成为最好的”这个理论。拿我举例再合适不过了,几乎是以最差的成绩考进大学的我大一上就面临着专业分流的压力,但是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属于差的那一档,从来不去和看起来厉害的人比较,也从来不因为自己现在的不足而懊恼,这就是育才教给我的道理。

 

育才人是天生骄傲的。

这种骄傲来自于每次走亲访友的时候他们的一句“育才的孩子真了不起!”;也来自于老师生气的时候骂我们的“我们这里不需要这样的学生!”;来自于先辈带给我们的光环;也来自于我们对于自己努力日子的认可。

 

 

军训的时候,有个不知道来自哪里的同学说他们高中如何如何好,每年3000多人有20多个清华北大,周围的人听了都觉得很了不起。然后我还是忍不住问他是哪个学校,后来发现全国百强校里那所学校远远落后于东北育才。这时候我才知道,传说中“一届不如一届”的东北育才依然是那么可怕,算上科高不到1000个学生却有40多个清华北大,我的初中同学,高中同学现在分别在剑桥,耶鲁,斯坦福,帝国理工读书;要不是知乎我也不知道东北育才是对日留学的半边天;还有,最著名的校友周恩来,他的精神就是育才人的精神...什么一本率百分之百早就不值一提了,东北育才,早就成为了我骄傲的资本。

 

我们是真的很幸运,我们拥有的资源和校园环境让其他人难以望其项背,比如游泳课和射击课,比如高一时候的选修课,在这里如果你真的足够优秀,你就会发现实现它的途径,在这里你会遇到最好的你自己,离开的时候,育才已经成为了你甩不掉的一张标签。

 

“我们从这里启航。” —— 东北育才学校 校歌

 

今天的育才已经七十岁了,七十载的风吹雨打之后,是依然挺立的绿树红墙,悠然的蓝天。我们陪着它走过的路,三年,六年,十二年,甚至更久,那些愉快或者悲伤的故事早就留在了我们心底的角落。

 

我们离开,我们重逢,在我们前行的路上,东北育才永远是我最熟悉的风景,熠熠生辉,闪闪发光。

录入者:高望 责任编辑:高望

相关信息

.
  • 没有相关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