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毕业后——王颢霖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16 点击数:
 
王颢霖
牛津大学 数学系
12-15年 初中部 数学特长2班
15-16年 高中部 1510
   
    终于有个机会好好说说育才了。前段时间车熙嘉找我的时候我还有点犹豫,好几年没像样写过什么东西了,以我的文学素养想必要拉低大家平均水平,后来因为想到自己从踏进育才校门开始直到现在这么多的经历,要是错过了机会不能留下文字来纪念一下我喜欢的学校,一定是遗憾远大于庆幸的。
    我在育才的日子满打满算也就四年,在初中部的时候第一年修综合楼第二年拆西楼第三年修操场,以至于我毕业的时候学校快没了最初的样子。不过我特别喜欢的主楼倒是一直没变过,冬暖夏凉,厚重得给人很踏实的感觉。刚入学的时候门前甬路上一层金灿灿的落叶是我对育才的最初印象,也是最惊艳的一幕,总感觉像是时间的沉淀——也说不定是我在一遍遍回忆中逐渐夸大了事实。初一印象很深的是走廊里的展板挂上了军训时候的照片,上面的我遭遇理发事故刘海过短,还因为走神表情滑稽,再加上军训晒得皮肤偏黑,照出了我最不愿承认是我本人的照片之一,就这么挂在走廊里公开处刑一整个学期,后来板报逐渐换成了其他的内容,再后来连西楼也拆掉了。初二的时候开了物理课,好像会解释初一的绿窗帘为什么经常一开窗就唰地飞出窗外了,还有窗外好像每天下午都有卖碟的经过,基本都是自习时间外面就传出来热门广场舞音乐。初三上学期是我学习最拼命的时候,初三下就开始逐渐准备出国了,每天中午找班主任要假条出门。我向来不觉得自己记性好,讲不太出确切的事迹,写到这的时候回头把东北育才贴吧翻了个底朝天,看到很多好几年前的回复和熟悉的名字,以及当时沸沸扬扬的历史,好像自己也跟着回到了教室里闷热的夏天。
    高一在育才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开始一段时间每天也认认真真上学,早上起个大早去食堂买炒面或者馅饼,之后几天不去学校,桌洞里就能攒起一摞卷子。后来我去英国海边的小镇里读高中,每年趁着假期回育才开联欢会,回来的机会不多,但每次都很期待见到老朋友们。我曾经也觉得我对于育才学校的想念是建立在这些人的基础上的,但等到毕业典礼结束,校园再不属于我们之后,偶然和同学或是校友谈起育才还是会滔滔不绝,其实我还是在怀念她。
    现在的我在学数学,机缘巧合地顺了小时候半认真半赌气的话“一直学数学不也挺好的”,就连报考也有浓浓的即视感:去年当我说要报牛津数学系的时候,周围大多都是质疑和反对,就像当年坚持报育才数学特长班的小学生也被父母老师轮番劝说过一样。除了感慨自己还是固执叛逆没一点进步的同时,也感激并相信自己做着正确的选择。“深究而悉讨,慎思而明辨”,从读书到做人做事,我一直认为育才不是在培养成绩好的机器,而是在鼓励学生成为想要成为的人。对我而言,有想法,不盲从,对事对人对自己负责,有“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热血与进取心,也有“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的勇气。
    从我离开的那一刻起,年少的堡垒便又坍塌了一座,育才像是所有回忆的载体,匣子合上的瞬间,各种愉快不愉快的校园记忆,连着午休时的阳光,寝室里的夜话,与同学间的恩恩怨怨都被她留存了下来。虽然育才还留在原地,离开她的人们带着从她那里学到的一切,是注定会向前走的。
    最近我也刚满十八岁,在成长为人的路上,我深深感激着这所教我知识,教我思考的学校。在母校七十周年校庆之际,预祝育才生日快乐,也祝愿所有育才人带着育才精神一起,扬帆远航。
 
 
 
 
 
王颢霖
牛津大学 数学系
12-15年 初中部 数学特长2班
15-16年 高中部 1510
录入者:高望 责任编辑:高望

相关信息

.
  • 没有相关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