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荷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3-17 点击数:

                                 国际高中9年1班  李灵斌 

   

    傍晚,落日的余晖,静静的散射在这小小的庭院之中,恬静,悠然。

    庭院中心的小池塘上波光粼粼,微风轻抚着塘边的垂柳,点触着原本寂静的水塘,泛起阵阵涟漪。

    好一番浑然天成的美景。我顿时像是被剥离了“疲惫的大茧”,一阵神清气爽。

    看看去。本想外出的我径直向塘边走去。

    暑假飞逝,转眼间,就到了尾声。寒风卷走了夏日该有的炙热。风就这么吹着,努力晃荡着塘边的荷杆。在上前去,只看到那早早凋零的荷花变成了那褐黄色的,躬着腰的老人。

    风烛残年的老人。

    我静静的站在池边,不自主陷入一片沉思。

    不久之前,那些现在早已不复存在的、洒脱傲然的荷花们,还在塘里自在的与蜻蜓共舞,与青蛙不动声色的共鸣。

    可现在......

    我呆滞地望着那残景,无言......

    小时候,听到大人教育最多的,就是荷花。“那荷花,是花中君子,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傲然脱俗的品性。夏日如此之酷热,它却也能应付自如,而那些温室中的花儿们,早已经凋谢枯萎,屈服在温度的淫威之下。”

    可现在看来,那些大人们口中赞不绝口,被捧得飘飘欲仙的花儿,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了:那些荷只不过在一开始大放异彩,展现自我,却不能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去维持到一个更为残酷的季节,还未到一生的高度便悄然落幕......

    欣喜于冬日中依旧怒放的冬梅,喜欢它的坚韧不拔,更爱它那顽强拼搏的毅力 。

    我猛然惊醒,用力捏了捏拳,离开了余荷

录入者:王静怡 责任编辑:

相关信息

.
  • 没有相关内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